027-65681085

地址:武汉市汉口火车站兴城大厦A9楼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炽升资讯

炽升资讯

《2017年度湖北炽升律师事务所法律援助中心工作报告》

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任务除了打击犯罪外,更重要的是尊重和保障人权,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刑事辩护制度是刑事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护刑事司法公正,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制度保障。刑事法律援助是指国家为了保证法律赋予公民的诉讼权利在司法实践中切实得以实现,对于那些经济困难、特定情形的公民无偿提供刑事辩护,以真正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一种法律制度。所谓的有效辩护是指辩护律师运用专业的技能策划出有力的辩护思路和方案,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既有辩且又有效”的辩护,让孤独的被追诉人在面对强大的公权机关追诉时人权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最大限度地维护被追诉人的基本人权。

2017年度,受武汉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委托,湖北炽升律师事务所承办了十几起刑事犯罪案件(毒品类犯罪)的辩护工作,事务所接受委托后,遵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和《武汉市法律援助条例》的规定,严格筛选并指派具有相关业务专长的律师履行法律援助工作,较好的完成了援助工作,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受援人的合法诉讼权益。回顾这些案件,有很多感悟,刑事法律援助工作是走走过场,做一些程式化的辩护,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花费时间去找出有效辩点,去为受援人仗义执言。本事务所现对2017年度承办的刑事援助案件进行梳理和汇总,回顾过去,开拓将来。

案例一 《认罪认罚从宽,辩护人大胆说NO》----杨某走私毒品罪案不起诉

blob.png【案情简介】

2016年11月,嫌疑人杨叶(化名)受他人委托,从湖南长沙市前往武汉代为领取从加拿大多伦多邮寄到本市的一件包裹。11月12日上午10时许,杨叶在武昌区东亭路5号城市便捷酒店大堂收取送递员交付的邮包时,被武汉海关民警当场抓获,当场从上述邮包内搜出疑似毒品大麻叶(净重为1325.5克)。经鉴定,该大麻叶检验出四氢大麻酚成分。11月13日,武汉天河机场海关缉私分局以杨叶涉嫌走私毒品罪刑事拘留,武汉市检察院以杨燊涉嫌走私、

运输毒品罪批捕,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2017年7月18日,武汉市检察院以嫌疑人杨叶符合《认罪认罚从宽办法》的规定为由,通知武汉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辩护律师为其提供刑事辩护及参与“认罪认罚从宽”流程。

【援助经过】

犯罪嫌疑人杨叶对受他人指使接收包裹及并当场抓获没有异议,但提出了几个辩解:1.海关民警当场打开纸箱后,里面的一层真空包装大麻叶的袋子呈打开状态,怀疑被人为的动过;2.委托人告知仅邮寄了300多克大麻叶,但这些已经被打开过的包裹里面的大麻叶称重却是1000克。

    根据嫌疑人的辩解结合案件证据材料,本事务所辩护律师提出侦查机关在未立案的情况下采取了一系列的诸如扣押、取样、称重、送检以及鉴定等侦查措施,继而在未对查获的大麻叶办理入库出库手续的情况下,进行“钓鱼式”诱捕,本案的指控证据存在合法性的问题,且对查获的大麻是否属于毒品大麻亦无相关鉴定意见予以证明。另外还提出,犯罪嫌疑人在境内受雇接收大麻,不属于走私毒品的行为。根据《认罪认罚从宽》第二条第三项:“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之规定,向武汉市检察院递交本案不符合认罪认罚从宽的情形,建议不予起诉的法律意见书。

【援助结果】2017年9月12日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杨叶不起诉。9月13日16时30分被不起诉人杨叶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释放。

案例二 《制毒130公斤,竭力为生命辩护》---江某制造毒品罪一审死缓

blob.png【案情简介】

被告人江某系初中文化程度,听从他人建议为了使其购买的“麻果”吸食起来口感更佳,遂购买了止咳糖浆、白加黑感冒片剂和川贝批把膏等非处方药品,配以甲苯、香兰素、柠檬酸等辅料,在自租的房间里进行碾碎、掺和,用压片机压制出部分“麻果”。经群众举报,公安机关将其抓获,经查,从江某家中共搜出半成品、成品“麻果”130公斤,经鉴定机构检验,上述“麻果”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成分。

【援助经过】

本案查获的毒品数量巨大,远远超过死刑立即执行的量刑标准。一经定罪,足以判处被告人

死刑。经与被告人会见及沟通,被告人的求生欲望很强,希望能保住性命。事务所刑事业务组根据上述案情,结合证据材料充分论证,最终决定从犯罪构成要件的角度入手,以被告人的行为是否符合“制造”的特征进行辩护,大胆提出无罪辩护的意见。庭审中,辩护律师对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会议纪要》关于“制造毒品”的定义提出质疑,认为其行为并没有改变“麻果”的成分和效用,不属于“制造毒品罪”的犯罪构成特征,并引用最高院的相关判例来努力说服公诉人和审判长,控辩双方庭审激烈。该案从当天上午九点一直持续到中午两点。

【援助结果】

鉴于该案定性的特殊性,法庭在充分听取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后,结合案件证据,依法判处被告人江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保留了生命。

 







案例三 《主观是否明知存疑,打掉证据链关键一环》---张某运输毒品罪案一   审降格量刑到15年

blob.png【案情简介】

2016年3月3日,被告人张某受人之托从云南携带一个旅行箱,乘坐航班飞回武汉,在天河机场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侦查人员打开旅行箱后,从夹层中搜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包装的4包片剂。经鉴定,系含有甲基苯丙胺成份的片剂(俗称“冰毒”),重量1118.5克。公安机关以运输毒品罪对张某刑事拘留并逮捕。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援助经过】

    被告人张某提出不知道受人之托的旅行箱夹层内隐藏了毒品,并声称从未接触过该毒品。辩护律师经与阅卷,认为本案的辩点在于指控的证据能否达到证明被告人主观明知的程度。经与被告人多次沟通,根据其无罪供述和案件材料制定了无罪辩护的方案。辩护律师向法庭提出:1.张某在供述笔录中称其本人是受“老周”的委托,将旅行箱从云南带到武汉交给“勇子”,“老周”在交付箱子时并未告知委托携带为何物,且该箱子也安装了密码锁。故被告人张某对里面的物品一无所知,且也未打开此箱子进行查看,其主观上并不具备知道或应当知道的条件;2.本案的涉案毒品在扣押、封装、送检和鉴定方面存在诸多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特别是送检的封装袋上并未加盖封条,封装袋上面的签字和手印均未加盖在指定的部位,且明显与被告人在讯问笔录上的签字不一致,故手印的真实性不能存在质疑,针对上述程序上的种种情形,不能排除涉案毒品是否受到污染。

    根据辩护人对关键证据的质疑,法庭提出对封装袋上的笔迹和指纹进行鉴定。然《鉴定报告》未对笔迹真假进行认定,也未对被告人当场提取指纹作比对检材。但该鉴定报告的结论为:“封装袋上的指纹与讯问笔录上的指纹一致”。

【援助结果】

该案指控的证据存在诸多合法性和真实性的情形,且被告人张某又系累犯,经与有效辩护,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15年。

 

 



案例四 《轻伤吗?不一定》---汪某寻衅滋事罪一案

blob.png【案情简介】

    2015年10月11日3时许,被告人汪某与赵某、周某、夏某四人饮酒后行至本市江汉区常青三路与新湾五路交汇处附近,为发泄情绪,拦住途经此处的环卫工人王某对其拳打脚踢,造成被害人受伤。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案发后,江汉区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四人抓获归案,2015年11月25日予以刑事拘留,12月7日监视居住。2016年11月29日江汉区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援助经过】

    辩护律师在查阅证据材料时,发现指控构成轻伤的鉴定报告所依据的标准与《人体轻伤鉴定标准》不相符,即《鉴定意见》认定受害人的伤情为轻伤的依据标准存在错误。

在庭审中,针对上述证据的合法性和真实性提出质疑。辩护律师提出,入院病历载明受害人的“面部划伤长度为2.5cm”,而《鉴定意见》载明的受害人的“面部伤痕面积为6.25 cm2。”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第5.2.4.a

“面部单个创口长度为4.5cm以上,或累计长度6.0cm以上”的为轻伤,意即《鉴定意见》依据的《标准》第5.2.4.a是长度单位,但鉴定结果却是面积单位,且根据入院病历载明的面部划伤长度为2.5cm并不能达到轻伤标准。据此,本辩护人遂提出该《鉴定意见》依据轻伤标准错误,受害人的伤痕长度达不到轻伤标准的辩护意见。

【援助结果】

依据《量刑意见》:“寻衅滋事造成轻伤的,量刑起刑点为1年6个月以上,造成轻微伤的,量刑起刑点为3个月以上”的规定,轻伤的量刑标准应当在一年半以上。法庭在充分听取了辩护律师的质证意见和辩护意见后,经合议,对被告人汪某判处6个月拘役并缓刑8个月,使得被告人获得了最轻的刑罚。

【小结】

本事务所选取了四份案例进行小结,有的辩护意见被采纳,对案件的走向起到了决定性的改变,但更多的是全力以赴之后顿感要做到刑事案件的有效辩护任重而道远,刑事法律援助工作仍然还存在着许多问题和不足。

首先,律师界愿意从事法律援助业务的律师为数甚少,而实际从事法律援助的律师大都缺乏辩护的经验和技巧,辩护质量难以提高,辩护效果难以尽如人意。法律援助制度的建立目的,是为了使得嫌疑人(被告人)获得律师帮助的机会,但并不必然意味着他们实际享有律师有效辩护的权利。

其次,在有效辩护方面,法律援助律师通常存在的问题有:接受指派后不会见在押嫌疑人(被告人),不与被告人进行基本的沟通和协商;不认真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对公诉方的证据情况不熟悉;几乎从不进行调查核实证据的工作,对无罪证据和有利于被告人的量刑证据极少进行搜集;在法庭调查阶段很少对公诉方的有罪证据和量刑证据提出质证意见;在法庭辩论阶段极少做无罪辩护和程序性辩护,大都做量刑辩护;而在量刑辩护方面,律师极少提出新的量刑情节,而主要通过查阅案卷或者当庭听取公诉方提交的证据,来发表简单的量刑意见。

最后,承办的效果就是法律援助律师经常强调的量刑情节有“认罪态度”、“偶犯”、“有悔改表现”、“退赃”等,一般只是笼统地建议法院“从轻处罚”。结果,法律援助律师的老三篇式的辩护意见对法院的判决影响甚微,更谈不上维护了受援人的诉讼权益。如何改变老三篇式的辩护意见是我们法律援助律师必须认真思考、积极改变的责任。 

以上是2017年度湖北炽升律师事务所承办武汉市法律援助中心刑事援助的部分案件小结报告,很大程度激励了事务所刑事援助律师及热爱从事刑事法律援助律师们应该站在更高的职业道德层面要求自己全心全意的为受援群体服务。2018年,本事务所将继续践行援助工作宗旨,通过有效辩护和精细辩护,赢得法庭参与人员对法律援助工作的尊重,赢得受援人及家属的信赖。

 

 

                                          湖北炽升律师事务所

                                          0一八年元月十日